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品茶听雨

记忆中的历史 回味中的感动 品味感悟人生 讲述自己的故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南京路上的记忆  

2011-04-12 03:36:20|  分类: 军旅岁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   写罢《鲜花朵朵慰亲人》,仍觉得有点意犹未尽,忽又想起上世纪七十年代,我在上海南京路亲身感受到上海人民对子弟兵厚爱的往事,使我终身难忘,时隔多年仍然清晰记忆,又写下此文,以作对前文的补充。

一九七七年七、八月间,学校放暑假。我利用假期去山东老家探亲寻根,归队时经上海转49/50次列车返广州。转车在上海需等待十小时左右,于是我把行李寄存在火车站行李寄存处,便独自前往南京路逛街。

上海南京路是世界上最著名、最繁华的商业街之一,享有“购物天堂”之美誉。一条蜿蜒曲折的马路,十里琳琅满目的商场,这里记载着百年沧海桑田的变故,也留下了千秋是非功过的评说。

外地人来上海都会首先选择来南京路,似乎不到南京路就不算到上海,就像外地人到北京都会首先到天安门广场一样。

那年月,只要是有机会前往大城市出差,总会有许多人嘱托捎带一些物品,所以在南京路外地人特别多。据说上海人买东西一般都不到南京路,而是去淮海路;北京人买东西去西单而不去王府井,就像广州人买东西一般都去上、下九路,而不去南方大厦和北京路一样。有的战友得知我假期途经上海,都交代了买东西的任务。

我一身军装,斜挎着水壶、挎包,手里还握着根扁担,因火车站不给寄存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。我如此形象出现在南京路,使我联想起《霓虹灯下的哨兵》中春妮来队探亲时的情景,在这花花世界里是不是显得有点“老土”呢?我自嘲地笑了一下,也好,这倒也让人一看就知我是外地来沪的军人。

旅途的劳累,加上抓紧时间办事的急切心情,使我懵懵懂懂地上了一辆来往南京路的电车。

“师傅,买张去南京路的车票”。我对售票员说。

“侬去南京路啊?!侬坐反方向了呀,这车是从南京路开过来的啦”。售票员说。

上海话把“你”说成“侬”,话尾喜欢加上“的啦”。

我正蒙着,售票员又说:

“侬前一站下车,然后过马路到对面的车站乘坐往回走的车到南京路就可以的啦,晓得么啦”。

“哦,晓得晓得,谢谢,那我买一站的车票”。我说。

“不用买的啦,侬是外地来的军人啦,本地军人就不行的啦”。售票员说。

“哦,那谢谢你啦”。我忙不迭感谢着。

“不用的啦”。售票员说。

一站路程说话间就到了,售票员打开车门让我下车。

按售票员的指点,我过了马路,上了车,来到了南京路。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情,心里感到暖洋洋的。一张几分钱的车票虽然事小,但体现了上海人民对子弟兵的厚爱。

我来到南京路上的“上海市第一百货商店”,也被称为“中百一店”,“第一百货”。这里是最繁华的商场,但那时许多商品都需要凭票购买。几经折腾,完成了战友所托之事。

任务完成了,心情自然轻松了许多,买个“冰激凌”犒劳一下自己吧。上海的水及与水有关的食品,都有很浓的漂白粉味,心想“感情上海人皮肤白,原来是这样漂出来的吧?”

我提着物品和扁担,继续在南京路上闲逛着......

南京路上的记忆 - 茶客 - 品茶居

 当我路过一家照相馆时,被橱窗里一张照片吸引住了。像片中人物是以南京路“中百一店”国庆节的夜景为背景,霓虹闪烁,夜空中还有礼花点缀,都说上海是座“不夜城”,这张照片虽不是外滩夜景,但也足以展现大上海“不夜城”之美。在那个年代,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照片,何不照一张作为来过上海的纪念?

我走进相馆,表示想照一张和橱窗里那张像一样的照片。摄影的师傅很热情,为我整理好衣帽,让我扶着栏杆,摆好姿势,调整好灯光,诱导人物表情,很滑稽地捏下球囊(快门),还直夸我“很会照相”。这相片就照成了,您还别说,这张像片我还是蛮喜欢的啦。

时间尚早,我也有点疲劳了,想找个地方坐下休息一下,可这马路上也没有合适的地方可以坐。

真巧,路过一家电影院,看见很多人在排队买电影票。原来电影院正在放映《上甘岭》,那时正是粉碎“四人帮”不久,许多文革前的老电影纷纷得以解放,重见天日,为人民喜闻乐见。心想,能看场电影多好啊!一是老片新放;二是得以坐下休息;三是可以消磨时间。可看着排长队的人群,心里又犯愁。

只见一位带着红袖章的老师傅过来问我“侬是来上海出差的吧”?

我说“是”。

“想看电影吗”?老师傅问。

我说“想”。

“有军人通行证吗”?老师傅问。

那时还没有“军官证”、“士兵证”,军人外出都携带着部队开俱的“军人通行证”,注明从哪到哪,途经什么地方。

我说“有”。

“侬可以凭军人通行证优先买一张票”。老师傅说。

我说“是吗”?还有点半信半疑。

“外地来的军人可以,本地的军人就不行的啦”。老师傅说。

“军人通行证”证明了我的外地军人身份,在老师傅的帮助下,我买到了一张即场电影票,总算可以坐下来休息了。

我一边看电影,一边借着银幕的反光不时地看着手表,以掌握时间。为了不误火车,我必须预留足够的时间赶往火车站。

我不得不提前退场,依依不舍地离开电影院,向火车站赶去。

虽然我没有看完这场电影,但我心里却感到很温暖、很快乐。

   在赶往火车站的电车里,窗外的景物刷刷而过,我脑海里不断闪现着当天所遇到的人和事,都让我感受到了上海人民浓浓的拥军情,特别是对外地来沪军人的优待,有一些感动的情绪令我感到很愉快、难忘。那电车售票员、那照相馆的师傅、那电影院戴红袖章值勤的老师傅,还有那中百一店的售货员,他们不就是上海人民的代表吗?!我联想了很多,很多,甚至想到了《今天我休息》中的马天明......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4)| 评论(1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